《千里不留行》第二十一章 中秋

  1. 背景色
  2.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3.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4.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5. 帮助
  6.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二十一章 中秋

小说:《千里不留行》 作者:雪中飞沙 更新时间:2017-07-17 01:03 字数:3063
  柳木青与来福至客厅只见秋月姑娘被绑在凳子上被打得吐血,柳木青看了不禁有些心酸,为了安抚酸得流泪的心,忙暗道:“罪有应得,教训她,让她长长记性也好。”柳木青心酸的泪水被这理念给抹了去。

  段云志看到两人进来忙叫柳木青入座献茶,先对柳木青说道:“柳少侠打扰了,今日叫你来想问你这发簪秋月姑娘是否从你那里得来的。”一面说着一面拿出发簪来。

  众人都仰望这柳木青,柳木青因笑道:“段叔叔,这确实是秋月姑娘从我那里得来的。”

  段云志因笑道:“柳少侠可否说明白些。”

  柳木青想若是把秋月姑娘讨钱之事说出来有些不妥,思忖了一会忙说:“昨日秋月姑娘给我……打水时,看到我床上有一枚发簪便去拿来端详,我看她甚是喜欢,随她拿去,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会何来发簪,想了一阵方才明白过来,想必春花姑娘去给我换被子时,被子里面裹着的。”

  段云志闻言脸色大变,都怪自己一时性急没有细问就把秋月打得这般惨状,尴尬地说道:“快!快把秋月姑娘抬回房中,快去请大夫来给秋月姑娘看伤势。”众小厮闻言七手八脚地把被打得吐血的秋月姑娘抬回房中。

  段露露一壁拭泪一壁说道:“爹!都怪你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秋月姐姐打的这么惨。”

  这话就像能量一样进入段云志体内,段云志立马尴尬地涨红了脸,根据物理学能量的理念,能量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只能从一种形势转化为另一种形势,于是段云志把尴尬的能量转换为愤怒,对还在跪在地上啼哭的春花厉声道:“瞧瞧你这厮!怎这等不细心,发簪裹在被子里都不知道,幸而被秋月姑娘发现,不然柳少侠睡下去插不小心插伤了怎么办!”

  春花更是哭了起来,段露露忙劝说道:“爹你怎么这么说春花姐姐呢,都怨你把发簪放到被子里。”说毕,忙拉起春花接着道:“咱们出去罢!”春花这才被拉了出去。

  这里段云志脸色恢复平静对坐在一旁的柳木青笑了笑说道:“柳少侠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柳木青因笑道:“哪里,这是家常之事,没有可笑之说。”

  “哈哈…!在府中还过得好些吗?等明日我回朝中办事去,给你找个差事。”

  “段叔叔你身体好些了吗?”

  “哎!好些了,多亏柳少侠那日救命之恩呢。”

  柳木青因笑道:“客气那就见外了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!既不是外人,在府中缺什么只管说来。”

  “好!以后我就不客气了!”

  “这就是了,哈哈……!”两人聊了一会家常,说了些客气话,方到掌灯之时散了,一少一老聊天交不了情,更交不了心,至多交了些“客气!”。

  至次日,段露露去楚府上去找方文熙去了,段云志果真去上朝,只留下柳木青一人在院中闲逛,然而没有见到半个丫鬟小厮的影子,段露露去了,秋月被打得躺在床上,院中一下子没有人在那里玩耍,寂静了许多,好比二战时期日本与德国失败投降,感觉世界一下子安静了。柳木青感觉无趣独自在小亭上坐了一会发一会呆。

  突然想起去看看秋月姑娘伤势如何,忙起身朝后院走去,少时,至秋月房中,只见秋月躺在床上,见柳木青来了忙翻过身,柳木青偷偷走到床上坐下,只见秋月紧闭着眼睛,假装睡着。

  柳木青自知装睡的人叫不醒,歪头睡下,秋月突然道:“起开!谁叫你睡我床了。”

  柳木青这才起身坐在床边笑了笑问道:“好妹妹,身上可好些了呢?”

  秋月翻过身冷笑道: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

  “这从何说起?”

  “先时我讹了你银子,是不是觉得这是我报应。”

  柳木青忙装起圣人来,笑了笑道:“钱财乃是身外之物,不去计较罢!我这真心诚意来看你身上可好些,且说我若去计较那区区几两银子,昨日我早就把你讹我之事告诉段叔叔了,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  秋月听了便觉言之有理,因笑道:“何苦来!这会子我与你开玩笑罢,我知道你有心的,你倒认真起来了。”

  “哈哈……!妹妹身上哪里痛。”

  秋月一面拉起橘黄色的裙子一面说:“你瞧瞧,痛得我下不了床了。”

  柳木青只见雪白的腿根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很自觉用手往雪白腿上摸了去,秋月突然喊道:“嗳哟!痛!痛!”

  柳木青忙缩手因问道:“妹妹曾可吃药。”

  “昨日春花妹妹给我煎了些,吃了些。”

  “妹妹身上可好些了呢?”

  “好了些。”

  柳木青接着说道:“那今日可吃了药么?”

  秋月因说道:“方才来福去煎了些来吃了。”

  “妹妹现在需要不?我去唤来福去煎一次。”

  秋月嗤笑道:“方才还说自己真心诚意来看我来了,若是真心诚意自己不去替我煎去,还唤起他人,也罢。且说这会子府中上下哪有什么人?”

  柳木青闻言方才想起,刚才在院中不见半个小厮丫鬟的影子,怔了一会,问道:“府中的小厮丫鬟们都去哪里了呢?”

  “今日是中秋节,小厮丫鬟们都到楚府上忙去了,说今日楚府做东一起过中秋节,怎么你不知道?”秋月眼睛睁得瞳铃般大说道。

 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柳木青通过这两扇明亮的窗户看到她内心里的惊讶,自己也跟着惊讶道:“我……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“不会吧!昨日楚青峰派人送信来的,现在段府上下都去操酒席去了,可怜我这身上不好,这才去不了。”

  柳木青暗想此事无人告知自己,自己到底身寄人篱下,连小厮丫鬟们都不如,小厮都知道有这等事,自己却丝毫不知,心中有些尴尬,怔了怔尴尬地说道:“瞧瞧,我就连你们小厮都不如,竟没有人告知自己。”

  秋月笑了笑说道:“你叹什么气?我这身上不好,去不了还不是和你一样,知道又有何用?中秋本是团圆之日,你我都是孤身之人,在一起岂不是更好,是上天安排的罢。”

  柳木青听了这话仿佛就像热闹的世界里,只有自己与秋月是孤独的,心里更加怜悯秋月与自己。

  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真的不应该“相识”若是相识了只能增加几分对自己与他人的怜悯之心,哀愁之叹。

  柳木青强忍着这怜悯深处的心酸,哀愁之叹笑道:“哈哈!秋月妹妹言之有理。你名字本就叫秋月,中秋之月,可瞧你与今晚的月亮同名姓,岂能孤独之说。”

  秋月吃吃笑道:“你又在逗我开心了。”说毕,两人笑了起来。

  正笑着,突然来福来至房中说道:“看来来得不是时候,你们两个聊得这么开心。”

  秋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你…你不是去楚府上帮忙去了,这会子怎么就回来了呢?”

  来福因笑道:“楚青峰让我回来接你们去吃饭。”

  秋月接着说道:“我这身上不好,让柳木青与你与同去罢,我恐怕去不了了。”

  柳木青忙说道:“妹妹只有你一人留在府上岂不是孤单。”

  “没事,你且与来福一同去吧,因为我留下,到时候老爷怪罪下来,我承受不起。”说毕,秋月翻了身,闭起眼睛。

  来福忙说道:“那柳少侠与我一同去,秋月姑娘,等一会子我命一个丫鬟回来照顾你。”秋月默不作声。

  柳木青本想留下来,但找不到叫自己留下的理由,只得跟了来福去了,来福早已备好车马在府外。

  两人至府外上了马车,许久便来到楚府,只见院中挂满了红灯笼,还没有到掌灯之时,红灯笼早已开始点了起来,在夕阳之下不怎么明显。

  来到客厅只见小厮们坐两桌,楚青峰与段云志等人坐在正堂之上。楚青峰见柳木青来了忙迎上来请柳木青依席坐下。

  楚青峰忙倒上酒道:“来柳少侠今晚不醉不归,来我们先喝一杯。”说毕,两人一气之下干了。

  坐在对面的楚辉瑞说道:“柳兄,来,我们也喝一杯。”两人喝毕,接着楚辉瑞又叫方文熙与柳木青喝了一杯,柳木青平时自己不胜酒力,连喝了三杯有些晕乎乎的,脸有些涨红。

  楚辉瑞见状笑道:“柳兄不会是醉了吧,来,再来喝一杯。”

  段露露笑了笑说:“你忘了“柳木条”酒量不好,上次魏公公大寿,都是你劝他喝酒,害得他大吐,我们吃不下饭。”

  楚辉瑞这才道:“既如此来大家吃菜。”

  楚青峰接着说道:“我们为段兄大病全愈来干一杯。”

  段云志因笑道:“客气,客气。”

  说毕,大家举起酒杯喝了一回。

  方文熙对楚青峰问道: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段兄这案子查得如何?”

  楚青峰因答道:“这几天我派人去暗中盯好叶流星(九剑)与慧圆大师,无论哪里都没有什么动静。”

  欲知详情,请看下一章分解。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沙龙国际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  1. 目录
  2. 书评
loading

《千里不留行》

最新 全部 0
我要评论
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