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igureThe Tenth Story:秋狐之园

  1. 背景色
  2.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3.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4.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5. 帮助
  6.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The Tenth Story:秋狐之园

小说:Figure 作者:深乔 更新时间:2017-08-13 00:39 字数:7711
推荐配乐:遙かな年月-Piano- Key Sounds Label

九里香的气息弥漫着这片被红枫淹没的学院,枫树旁的秋桂开的旺盛,热烈温暖的红橙色中,有着几株秀丽的野姜花,白白的,香味不是很浓,却格外引人注目,而一棵枫树的枝干上,也有一株......小小的,“野姜花”。

“喂,白毛,看什么呢?”秋隐不止一次地看着树上那个有着白色耳朵的“少年”发呆,明明两人都是狐狸,都相处了快一百年了,却还是摸不清对方的性子。

“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我叫白茂,不是白毛。”白茂无奈地反驳着,但也只是随意吐槽下罢了,因为对方并不会因为自己这样辛勤的提醒而改变这个习惯。

“好啦,白茂!这样总行了吧,我说,那些人类又看不到我们,你干嘛这么偷偷摸摸地躲在树上看啊?”

没错,秋隐和白茂都是狐妖,要说是妖怪,倒不如说是神明,总之,他们的范围,也仅限于这所学院,如果有人离开了学院,那他们的法术是不起作用的。

“我喜欢,这里风景也好,你不上来看看?”

“都看了快一百年了,你还不腻吗?”秋隐无聊地挠了挠自己黑色的小耳朵,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。

“嗬,你还别说,现在哪里能跟一百年前比,虽说那个时候这里也很漂亮,可是人类发展的很快啊,学院里也重新装修过了,你不看真的会后悔的。”

“哎呦,知道了啦。”秋隐受不了白茂这个古怪的性格,可是也不讨厌,说着便一跃而起,坐到了白茂边上。

秋隐看着那条落满红叶的道路上,穿着校服的少年们经过,有的匆忙,有的冷静,有的抑制不住兴奋,有的还存着淡淡的落寞。

“又到这个时候啦......”秋隐抬头摘了片树叶,在手里摩挲着。

“是啊,他们又要毕业了。”

“不知道这回又有多少人能幸福呢......”秋隐瞥了一眼白茂,只见白茂微微皱了皱眉,秋隐便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那些所谓的“奇迹”,马上也要消失了吧。

秋隐转了转眼珠子,将红叶放在了白茂耳间。

“干嘛!很痒哎!”

“别动!”白茂说着想要将自己耳朵边的枫叶拿掉,却被秋隐扣住了手腕。

“干.....干嘛......”

“......想不到挺适合的嘛。”秋隐笑着拍了拍白茂的肩膀,一脸无所谓。

“适合吗?”白茂忍不住碰了碰那片叶子,不小心碰落了树叶,一阵突如其来的风,将红叶吹得瞬间不见踪影。

“哎!”白茂伸手想去抓,却被秋隐制止。

“你干嘛?要跳树吗?”

“哪有?!就算跳下去也死不了吧!”

“哈哈哈!”

“喂,有什么好笑的啊!”

“笑你傻。”秋隐对着白茂做了个鬼脸,纵深跃入枫林深处,留下气的脸发红的白茂。

“喂,你给我站住!”

好不容易在枫林里找到了秋隐,白茂本想躲在树后等他过来吓他一跳的,可是过了很久秋隐都没有动静。

那家伙在干嘛?

偷偷向秋隐看去,却发现那家伙竟然在喝酒!白茂想要冲过去,但是下一秒他却愣住了。

他看见,秋隐哭了。

虽然,这一百年来,他也不是没见过秋隐哭,可那是他们很小时候的事情了,那一次秋隐听说人类有个叫作捉迷藏的游戏,便兴奋地想要跟秋隐一起玩,结果这家伙怎么也找不到自己,急得在原地大哭,自己还安慰了好久才停下来,还有一次,那是连人形都还没有的时候,秋隐去溪边喝水,却一不小心掉进了河里,自己费了好大劲才把他从河里捞上来,可能是呛了几口水的原因,一上岸又开始哭,这回怎么安慰都没用,还是自己输了一些真气才让秋隐安静下来。

好像,除了这几次,自己还真没见这家伙哭过。

也许,哭过了,但是,自己,都没有看见......

在树下站了一会儿,白茂默默离开了。

哭泣的时候,不要打扰比较好吧。

走着走着,不知道为什么,脸上湿湿的。

哎?

为什么......自己,也哭了?

那一瞬间,乌云重重地压了下来,很快,雨珠便开始打在树上,发出“沙沙”的响声。

白茂觉得有些冷,便往自己和秋隐的“家”中跑去,所谓的家,是一个被树遮盖的秘密基地,但是自己和秋隐可以很轻松地爬上树,再从树叶里滚下去。那个地方,不要说雨,连阳光都透不进来,白茂和秋隐都不喜欢那,因为很黑,可是在跟人类学了如何钻木取火后,也渐渐不再感到讨厌了。

有光,有彼此的地方,就是温暖的。

这是我所认为的,幸福的一种。

等自己钻进树叶丛中,已经可以看到亮光,说明秋隐已经到了,并且已经生好了火。

“呦,我还以为你傻乎乎地在外面洗澡呢。”要是平时秋隐这样跟自己开玩笑的话,自己保证会冲过去叼起他,然后就是一顿暴揍。

不过,刚刚看见了那样的事,自己也没了那个心情,只是微微侧头坐下,却发现秋隐一直盯着自己看。

“干什么啊,一直盯着我。”

“喂,你脑子没被雨淋坏吧,竟然没有过来揍我?”话音未落,秋隐的头上就挨了一记暴栗。

“哎呦!好痛啊!”一瞬间秋隐就像被惹毛了的小狗,头发和耳朵上的毛都竖了起来。

“这可是你自找的,下次再敢......”我举了举打过他的那只手,不怀好意地笑着。

“阴险!我就知道你的仁慈都是装的!哎呦,我错了,别打了!”

闹过以后,也累了,两人干脆听着树外的雨声,在火堆旁躺下,雨声还很密集,不知何时能停。

“......喂,白毛。

“说了不要叫我白毛!你怎么不长记性呢?”

“我喜欢这么叫你,你有意见吗?”

有!意见可大了!白茂心里这么想着,却没有说出来,“有什么事快说!”

\"我在想啊,要是我们能像人类一样就好了。”

“哈?说什么傻话呢?人类只能活几年啊,而且动不动就要生病,有什么好羡慕的?”

“可是他们彼此之间有一种我说不出的感情,我能感受到,他们相遇的时候,关系变好的时候,毕业的时候,甚至就连哭泣的时候,我都能感受到,一种奇异的温暖......”

白茂沉默了,他没有任何理由反驳,因为,自己也是这样。

漫长的岁月,自己和秋隐看着这些少年们成长,毕业,离别。

已经,有种习以为常的感觉。

可是,人类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不是吗?

明明那么悲伤,却还要假装微笑。

不是很奇怪吗?

白茂翻了个身,圈住秋隐,秋隐颤了颤,却很快安静下来,像一只乖顺的小猫,蜷缩在白茂怀里。

“以后,我也学人类,这样帮你取暖,好吗?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,只知道现在自己怀中的这只小狐狸脆弱的不像样子,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那副快乐的面具摘下。

秋隐沉默着不说话,微微闭眼,叹了口气。

“你这家伙,有的时候也会这样奇怪呢。”

“对对,我就是只奇怪的狐狸,你也是。”我侧了侧头,突然想起什么,犹豫了一下,说出了口。

“秋隐,下个秋天,你能早点回来吗?”怀中的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就跟以往一样。

秋隐是只在秋天出现的神明,在没有他的日子,白茂不做别的事,只是坐在樱花树上看着人类走过罢了,偶尔欣赏樱花的时候,想着摘一朵留给他,夏天的时候,想要捉一只蝉给他,冬天的时候,想用手心装一把雪,送给他。

可这些东西,都耐不到秋天,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地尝试,花会枯萎,蝉会死去,雪会融化,自己很笨拙,怎样也形容不出来三个季节的样子,反倒是秋隐,每次只是认真地听自己说完,然后耸耸肩,表示不理解。

“......白毛,如果,秋天也会有樱花,也会有蝉鸣,也会有白雪,那么从此以后,我就不再走了。”秋隐这样说着,挣开白茂的怀抱,跳出了基地。

“雨停了,出来吧!”白茂只来得及听见秋隐这一声叫喊,之后便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。

秋天,怎样才会有樱花,有蝉鸣,有白雪呢?

瑞易坐在树下,听着讲台上老师说着一些关于毕业的演讲,将头深深埋在书本里。

啊,好无聊啊。

微微侧头,看向窗外,依稀可以看见树叶被风吹的乱七八糟,因为窗户被关上,花的香味也闻不到了。

终于,瑞易终于无法忍受这压抑的气氛,举手向老师示了意。

“老师,我想去厕所。”

得到老师快速答复后,瑞易迅速跑出了教室,出去之前在顾眸身上用力拍了一下。

顾眸被突如其来拍了一掌,感到莫名奇妙,在背上一摸,发现竟然有一张便利贴。

“好无聊啊,小眸出来陪我玩,我在花园里等你。”

真是个长不大的小孩,无奈之下,顾眸清了清嗓子,举起了手。

“老师,我也想去厕所。”

瑞易用脚踢着石子,时不时往教学楼的方向望,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,他用力朝顾眸挥了挥手,顾眸便快速跑过来,带起一阵风。

“你呀,翘课可不是好学生啊。”顾眸假装要教训瑞易,但最后手只是轻轻从瑞易脑袋上扫过,瑞易也不躲,知道顾眸不会真的打自己。

“哎呀,都要毕业了,翘一次课嘛,更何况,你不是也跟着跑出来了。”瑞易用一种看穿的眼神盯着顾眸,最后顾眸只好摊手。

“那怎样,反正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,要不要去外面走走?”

“好啊好啊,小眸带我出去吧。”

“什么叫我带你,这里也不限制学生进出啊。”作为学生干部的顾眸对校规清楚的很,可是他对这所学院的校规感到奇怪。

这个学院,几乎不限制任何事情。

染发,装饰,进出,迟到,几乎所有其他学校禁止的事在这里都可以干,作为高三的学长们更是连校服穿不穿都无所谓了,而且这里的校服可以定制,只要给那个神秘的校长写信,校长便会给你寄一件你想要的衣服过来,只不过,在胸口处,多了一个用艺术字写的,“Figure”。

唯一的限制,是不能顶撞别人。

这也是为什么,学院里的人,即使有些表面凶恶,内心却都很温柔的原因吧。

神奇的地方呢。

顾眸到现在都还在惊叹,在这里呆了三年却还是对这里恋恋不舍。

如今,自己,也要毕业了啊。

跟瑞易,一起毕业。

“喂,瑞易,跑太快了,小心踩到树叶滑倒!”顾眸快步跟上奔跑的瑞易,可是瑞易灵活的很,避着树叶向前跑。

“不会的啦,我体育细胞可是很好的呢。”

“哎,那上次一千米测试是谁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险些晕倒的呢?”

“啊!小眸好坏,快把那件事忘了!”瑞易停了下来,鼓着腮帮子瞪着顾眸,顾眸却只觉得他可爱。

“好,我等会就把它忘掉。”

“哼,这还差不多,咦?”瑞易的视线飘到顾眸的身后,盯着什么在看。

“嗯,怎么了?”顾眸被瑞易的反应弄得莫名其妙,也转过头去看,只见一位有着白色耳朵的少年坐在树下,绞尽脑汁地想着什么。

白茂仍想着秋隐的那句话,思考着要怎样才能实现,他太想让秋隐留在自己身边了,这个机会,他一定要把握住,当然,他也看到了不远处的顾眸和瑞易,不过料想人类是看不见自己的,便也没有在意,只是,为什么他们往自己这里走过来了?!!

“哇,好可爱的耳朵,这是真的吗?”白茂看见其中一个稍矮的少年伸出手想要触碰自己的耳朵,吓得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啊,你干嘛啊,别乱碰啊!”

“啊,抱歉抱歉,原来,这耳朵是真的啊,好可爱啊,你是神仙吗?”

“你们,能看到我?”白茂疑惑地问道,眼前的少年们虽然有些惊讶,但并不恐慌,人类,比想象中,还要亲切。

“你在这里想什么呢?”

“哼,说了你们也帮不了我,我说,你们不好好在学校里呆着,跑出来干嘛?”

“唔,要毕业了嘛,老师在讲台说毕业的那些事,我也听不懂,干脆让小眸跟我一起溜出来玩,还有,你怎么知道我们帮不了你,你说说看嘛。”瑞易说着又想摸白茂的耳朵,再次被白茂躲开。

“喂!你这个人类很没有礼貌哎。”

“唔,可是真的很可爱嘛!让我摸一下嘛!”

“开什么玩笑啊!”白茂依然跟瑞易保持着距离,顾眸在一旁看着这两人,强忍笑意。

“不如这样,你告诉我们你想的事情,如果我们帮你解决的话,作为回报,让我们摸一下耳朵。”

“哎,好啊,这样行不行?!”

顾眸看到对方的表情变了,就知道这招一定有效。

白茂看着眼前这两个少年,叹了口气,算了,也许人类很靠谱也说不定呢。

“那好吧,我告诉你们,我有一个朋友,他只在秋天出现,一年里没有他的那九个月,我感到很寂寞,他说,如果秋天也有樱花,有蝉鸣,有白雪,那么他就留下来。”

顾眸皱了皱眉,这怎么可能呢?这不分明是刁难吗?神仙的要求,果然都很奇怪。

“看吧,说了你们也没办法。”

“不会的,我们会想到办法的,给我们一点时间,好吗?”瑞易的坚定吓了顾眸一跳,顾眸从未见过瑞易如此坚定的目光,此刻也有些呆住了。

“如果可以的话,在毕业前一天,我们会在这里等你,到时候,一定可以做到的。”

白茂想自己也许是傻掉了,才会那样相信一个人类的话,不过......

人类,确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。

明知道不可能,还要去做。

有趣。

“呐,这下要怎么办呢?我们又不是神,怎么可能在秋天种出樱花呢?蝉和白雪就更不可能了。”顾眸看着咬着吸管的瑞易,有点无奈。

“是啊,要怎么做才好呢?”瑞易咬着吸管发呆,答应的快,可是怎么做一点都没想过。

“你们在想什么呢?水杯都要掉了。”两人被一旁熟悉的声音惊醒,只见棉扶住了他们两人已经被自己挪到边缘的水杯。

“啊,抱歉,班长,我们想事情想出神了。”顾眸不好意思地对棉笑了笑,棉也不说什么,也回了一个微笑给顾眸。

“什么事你们这么苦恼,说来听听。”

“其实,是这样的......”

棉听完以后,想了想,打了个响指。

“真的樱花不行,纸折的可以吗?用粉色的纸,然后挂在树上,那样跟樱花开放不是差不多吗?”

“哎,班长好聪明!”

“可是,那要多少张啊,我们三个人行吗?”

“不用担心,冠越!”棉对教室的角落喊了一声,一个高大的身影便走了过来。

只见棉对着冠越说了什么,冠越便放声笑了出来,对着顾眸和瑞易说。

“这事包在我身上,放心吧!”

午休的时候,顾眸问棉,为什么要找冠越。

“那家伙认识的人可不少,学弟都有不少是他的迷弟,找他帮忙没错的。”

顾眸表示了解地点了点头,而冠越,也已经回来了。

“这些人够吗?”顾眸数了下,大概有十五六个人吧,心中暗自惊叹。

“这些,都是学弟吗?”

“嗯,倒也不全是,有些是同级生,不过都是很可靠的家伙,你别担心了。”

这些人里,顾眸倒也认识几个,锦辉锦硫这对出了名的兄弟不用说,就连隔壁班的,被称为“冰山”的晨彦也在,不过现在看上去,好像也没有以前那样,不近人情了,身旁多了一个少年,两人此刻正笑着说些什么。

“学.....学长!”

“哎,是你们啊,真是好巧呢。”一个曾经和自己在夜下谈心的少年,一个曾经为了找另一个少年而来拜托自己的少年,那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呢。

“我也没想到,之前一直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学长,这一回,终于有机会了。”周沥之前还担心这件事会不会影响自己的毕业规划,但是看到顾眸之后暗自庆幸自己答应了这件事。

“那么,来做吧!”冠越喊了一声,十几个少年跟着他跑出教室,这场面,也有点壮观呢......

白茂将一切看在眼里,暗自惊讶。

人类的话,说不定真能做到......

白茂微微一笑,将身形隐去。

加油吧......

十几个人围坐在一间空置教室中,身旁堆满了粉色的折纸,“Figure”有手工课,记得入学第一天,少年们就需要学会折纸,尤其是樱花,大概,是因为校长很喜欢樱花,不仅在学院里种了很多樱花树,还画了许多关于樱花的画挂在展示栏里。

“那个,大家,我还有两件事想请大家帮忙。”

少年们没有停下手中的活,却都抬头看向顾眸。

“怎么样,才能让蝉,在秋天也能像在夏天一样叫的欢快,怎么样,才能让雪,在秋天也能飘落呢?”

......

“秋天的蝉,叫起来总会让人觉得不舒服,不过,好歹不用做蝉的标本一个个贴到树上,那样,可真是烦死人了。”萧月被倦胤这番话逗得笑了起来,其他人也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“我有蝉的录音,这样可以吗?”

“哎,倦胤你什么时候录的?”

“在认识你之前,我喜欢收集自然的声音,本来,想要放给你听,却又怕你嫌烦,所以.....”

“这种事,你也应该问问我嘛,不然,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?”萧月瞪了倦胤一眼,低头折樱花。

田迩拍了拍希的肩,在希的手心上写了什么,希淡淡一笑,开了口。

“那个,雪的话,田迩说,以前他们出演舞台剧的时候,用过那种在干花店里买的白色樱花瓣,在上面涂上糖霜,就很像雪了。”

“听起来很浪漫啊,这样的话,我来提供花瓣和糖霜好了,反正我家里有很多做蛋糕的糖霜,我一个吃不完,现在也可以派上用场。”烛弦一边折着樱花,一边说着,徐然低头,调笑着烛弦。

“以后你喜欢,我也这样做给你看。”

“啊,我......我才没那么矫情呢!”

“那这样的话,就都解决了,离毕业还有三天,努力一下吧。”

“是!”少年们齐声回答着,手中更加卖力。

之后,在第二天黎明,少年们一共折出了快一千多樱花,花了四个小时,把那些樱花全贴在了一棵落完叶子的树上,用了一天时间,拿来花瓣,涂上糖霜,装进了一个麻袋里,到最后,也算是刚好做完这些工作,当冠越宣布一切都大功告成的时候,少年们已经一个个都瘫倒在了地上。

“大家,一起去吧。”

“哎?我们也要去吗?”

“是啊,毕竟这是大家的功劳,而且我相信,那位神仙,看到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努力的话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“好啊,我也想看看那个神仙长什么样子,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嘛。”

顾眸,直起身,伸了个懒腰。

“好,打起劲,把最后的事情做完。”

白茂站在约定好的树下,看着少年们从学院门口出来,带了一大堆东西。

“我们来了。”顾眸在白茂面前站定,笑的灿烂。

“啊,好可爱啊,他有耳朵哎。”

“真的是神仙啊,我们竟然能帮神仙的忙。”少年们在顾眸身后议论着,乐不可支。

“来了,那么,我带他过来,你们,准备一下吧。”说着,回头走进了树林,顾眸见状,连忙对身后的少年喊。

“快点,我们去树上躲起来。”

“哈,爬树这种事,本大爷最在行了。”

“哥哥,要我帮你吗?”

“才不用你帮呢!”

一番忙碌,终于每个人都到了树上,静候着主角的到来。

“喂,白毛,你这么神神秘秘的,要带我去哪里啊?”秋隐被白茂捂住了眼睛,不知道白茂在打什么算盘。

“别急,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过了几分钟,秋隐感觉挡在自己眼前的手放下了。

“我们到了。”

睁开眼,视线被一股粉色的浪潮的吸引了,一棵自己从未见过的,开满粉色花朵的树。

“樱.....樱花.....”白茂跟自己说过,樱花是粉色的,每年春天,樱花都会盛开,很漂亮。

“我说过的吧,樱花是很漂亮的,现在,你信了吗?”白茂牵住秋隐的手,握紧。

秋隐刚想说些什么,耳朵边却传来了蝉的叫声,跟秋天的蝉不一样,这次的蝉叫声,很欢快,很有活力。

秋隐闭上眼睛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突然,有什么东西,落在了自己的头上,鼻子上,有股淡淡的甜味,睁开眼,白色花瓣状的物体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,很快,把身边的落叶埋没。

白茂说过,雪花是白色,虽然很冷,但是跟樱花一样,很美。

那样笨拙的形容,自己都能记在心底,而且只是一秒,便能读懂,想象出那个季节的样子。

自己想要留在这里了。

不仅因为这里很美,而且,因为,有这样一个值得自己牵挂的狐狸在。

“白茂,我不走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我答应过你的,既然,你都做到了,那我也兑现我的承诺。”

白茂此刻兴奋地抱住了秋隐,不过,是不是,忘了什么事呢?

“嗨,那么,也该兑现你对我们的承诺了吧。”转眼间,十几个少年便从树上跳了下来,顾眸直接跳到了白茂身上,揉着他的耳朵。

“哎!!轻点啊!!”

“哎,好软啊,好舒服啊,我想多摸一会儿。”

多摸一会儿可以,拜托你们手下留情啊!白茂向秋隐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,秋隐向白茂走了过去,白茂感动地,差点就要哭出来,不过下一秒,自己的另一只耳朵,就被揪住了。

“既然你答应过他们的,那么就该兑现承诺,而且,我也想摸你的耳朵,好久了。”

“啊,你这是趁狐之危!嗷嗷嗷!”

秋隐其实什么都知道,白茂发呆的时候,自己一直站在那棵树后偷看,但是他也没想到,人类可以这样聪慧,这样团结。

以后的祈祷,要认真点了呢。

“以后,多多指教啊,白毛。”秋隐向他伸出了小拇指。

白茂从少年的围攻里挣脱出来,盯着秋隐的那只小拇指,笑了,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。

“多指教,还有,我叫白茂,不叫白毛。”

以后的几十年,几百年,也请你,和我一直,在一起。

——END——
深乔 说:呜哇,好兴奋,终于有机会可以让少年们在一个故事里出现了,这个故事写得比较长,我觉得关于这两只狐仙还是有必要好好写一下,而且,这也是学院生活的一个末尾,今后,少年们要踏入社会,继续他们的人生,那么,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?敬请期待,“Figure”~After Story。 (有人说傅子没有出现,不不不,其实我已经提到了,为什么呢,下一章你们就知道了~) 夜深,注意休息。 贵安。 ——深乔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沙龙国际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  1. 目录
  2. 书评
loading

Figure

最新 全部 0
我要评论
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