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沉雨打萍第拾贰章 神思隐山龙 翠环遇玉屑

  1. 背景色
  2.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3.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4.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5. 帮助
  6.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第拾贰章 神思隐山龙 翠环遇玉屑

小说:浮沉雨打萍 作者:雨打萍生 更新时间:2017-07-17 02:20 字数:6121
  黄昏山色懒懒洋洋,有微风袭面,却卷带一抹墨香宜人。一道青衫携药香翩然而至,搅破墨韵,渺渺若仙,眉目之中捎带笑意,原来正是雨打萍来到了翠环山下。

  翠环山,百里柳树依依,玉波池,朵朵莲花倩倩,风吹池水,抚起一片涟漪,雨打萍刚走至玉波池边,便见有两道流利身影一闪而出,御风飘飘,定睛一看,便是之前曾跟随在三余无梦生身边的四小童之二,小鬼头与小狐。小鬼头看到有外人来到了琉璃仙镜,便首先上前说道:“要见我的师尊,先过小鬼头一关。”

  “……”看来这个讨厌的小鬼是不记得吾了。雨打萍打量着小鬼头,略有无奈,“如何过关?”

  “你要先同我作对,对出了,才算你过关。”只见小鬼头摇头晃脑,看来是对自己的文采十分自信。

  “哦,那好。吾便与你作对。”

  “既然你是长,我是幼,便由我先来。”只见小鬼头看向玉波池,见有风卷涟漪,便来了灵感,“绿水本无忧,因风皱面。怎样,对的出来吗?”

  “哈!这有何难?吾不仅能对出来,而且还有两种对法哩。”雨打萍暗笑。

  “两种对法?”一边的小狐疑惑道,“是哪两种对法?”

  “自是一者文对,一者武对。不知你们要吾用文用武?”雨打萍负手而立。

  “嗯?那你就先文对,后武对好了。我小鬼头倒要看看,你的两种对法是什么样的。”

  “文对者在此,听好了。”只见雨打萍一甩宽袖,几许苍发飞扬,扬声对道:“青山尚未老,缘雪白头。”

  “唔,不错!算你有几分的才华。倒不知武对为何?”小鬼头一副教书先生的模样,煞有介事地点头。

  雨打萍正要武对,却听素还真传音而来:“小鬼头,劝你最好不要尝试武对哦。”看向声音来源方向,正见素还真脚尖轻点白莲,身轻随风,扬起一片素洁,越玉波池而来。

  “师尊!”小鬼头和小狐一见素还真,立刻将雨打萍丢到一边,凑过去问道:“为什么不要尝试武对啊?”

  “因为武对,就是吾雨打萍好好揍你们一顿。”雨打萍瞬身道小鬼头身后,再他的耳边轻轻吐息,恍若鬼魅惑人。

  “啊啊啊啊!师尊啊!救命!”雨打萍的突然袭击,让小鬼头立刻跑向素还真身后。一边的小狐看着这一幕,感觉莫名熟悉。

  “啊!我记得了!你是当初那个坐轮椅的医者,就是治好了意琦行的那个!”小狐一时灵光闪过,想起了这一幕的熟悉感是从何来。

  “什么!是那个讨厌的坏人!”小鬼头一听,顿时激动起来,“他怎么……”

  眼见两名小童要说出更失礼的话来,素还真连忙阻止道:“好了,你们还不快去山下引路招待客人?算算时间,山龙先生该是来了。”

  “是,师尊。”

  待两名小童走远了,素还真这才转身打量起有段时间未见的雨打萍,说道:“本想劣者尚未寻到白化异血者,好友该是还在时间城才对,却没想到……哈,不过看到好友你如此的精神焕发,还有兴致和我的小童逗弄,劣者总算是可以放心了。”

  “多谢关心。”雨打萍担心被素还真看出自己在时间城曾经胡来,然后就是不断的耳提面命,连忙转换话题。只见雨打萍用手摸了摸鼻子,说道:“却不知医天子是否还在你这琉璃仙镜?”

  “嗯……啊,有段日子未见了,好友你不见问劣者的境况,却先问医天子,真让劣者伤感啊。果然,还是当时的那个小呆更加的可爱啊。”素还真甩折扇掩面,故作伤心。

  “少来,还是说你更中意吾叫你‘素素’?”雨打萍看向素还真,眼神之中的意味深邃。明白地表达着,原来你素老奸中意的是这个风格啊。

  “劣者还好,倒是医天子,他可是只认得医呆,而不知好友你是医道前辈雨打萍。且看你如何向他解释吧。这边来。”说着素还真便带着雨打萍走向琉璃仙镜后院。

  “医天子就在此了,素某还有贵客,就不多陪了,请。”说着,素还真便将雨打萍一人留在门口踌躇。踱步多时,雨打萍终于下定决心,准备推门的时候,门已然被推开了。正是医天子耐不住雨打萍的犹豫不决,便决定自己开门面对雨打萍。

  “……”雨打萍抬头看向医天子,一时无言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却见医天子拉着雨打萍进屋,嘴上就开始数落了:“你再门口走来走去,走的吾头都大了,你究竟在怕什么!”

  “……吾是……”

  “只救不杀雨打萍不是吗,素还真都告诉吾了。唉呀,本来在这里是打算看你究竟会迟疑多久,结果你还真是有够慢郎中这个形容的。”医天子一杯清茶放入雨打萍手中。

  “你不怪吾?”

  “怪你什么,神志不清不是你之故意,你我相遇不是你之算计,更何况你还救过吾的性命,又有什么好怪的。顶多会觉得有一点面上发红而已,慕名已久的前辈居然就在身边,吾还在你面前说让只救不杀或许能治好你的神智不清……欸!”医天子的粉嫩面颊上渐渐晕染出一丝红晕。

  “……其实,吾一直没想过吾在江湖上居然还有人记得,毕竟吾已经有段时日不曾出现在江湖之中了……”雨打萍摩挲着手中茶杯,缓缓说道:“其实吾此次来,除了报平安,还有辞别。”

  “辞别?”

  “吾之魂魄尚有一份未归,需要寻回。天下之大,吾大概有的寻了,漂泊江湖之上,又哪里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面呢?”雨打萍一时感叹。

  “嗯?找东西的话……或许吾有一好友可以帮忙。”医天子似有所思。

  “是谁?”

  “盲虬,他之梦笔灵思可有奇效,能够将人的意识送到念想落出。吾带你去寻他,他虽然面恶,可是十分心软,必然会答应帮忙的。”说话间,医天子便拉着雨打萍,竟是说走就走了。

  “等等!就这样走是不是有点不好,还是向素老奸告知一声吧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

  荷香弥漫玉波池,却见一身淡紫文袍的素还真正与山龙隐秀交谈正欢,而医天子一见山龙隐秀,立时上前走近:“小山啊,你怎么来到这里了。”

  只不过医天子的脚步被雨打萍阻挡住了,之间此时的雨打萍眉头微蹙,面有疑惑:“兄长且慢,此人似有不对。”

  “哦,好友你看出什么来了?”素还真转身看向雨打萍。

  “此人一体双魂,其中一魂似乎只是较大的碎片……他这是被人夺舍了!”雨打萍因为在时间城受时絮疗养,而对神识愈发的敏感,再加上时间城主的不吝赐教,所以此时一眼边看出了山龙隐秀的不妥。

  “什么!小山被夺舍!”一边的医天子立时大惊失色,“怎么可能,小山哪里会被夺舍!”

  雨打萍没有出声回音医天子,而是运气青丝絮,迅速袭向山龙隐秀,袖舞翻飞间,已于山龙隐秀过了数回合。一边的医天子看到两人突然对战开来,只能喊道:“小山啊,小呆啊,你们怎么打起来了。”正要上前阻止时,被一边的素还真拦住。

  雨打萍周身紫青光华萦绕,手中青丝做链,翻舞生风,清灵悦目,矫捷迅敏。而山龙隐秀则是以拳应对,招招稳重,力若千钧。雨打萍暗将天雷流丝缠绕青丝之上,更见迅敏,山龙隐秀一时不察,被青丝链缠住。霎时天雷缠身,不得动弹。

  雨打萍以青丝探入山龙隐秀,而后运医仙神道将那道异样魂魄拉扯而出。只见一道红光自山龙隐秀身上剥离,而山龙隐秀则如大梦初醒一般,满目茫然:“吾……吾怎么会在此地?”

  雨打萍手中的红色光球四处挣扎,发出低沉嘶吼,却被雨打萍用含有天雷之力的青丝链困住。只见青丝链编织如鸟笼,红色光球一碰青丝,便被天雷电击而退。

  一边的医天子正在检查着山龙隐秀的周身上下,而素还真则是走近红色光球,有所思索:“看来这个就是森狱的神思了。嗯,好友你果然很好用啊。”

  “胡说什么呢,还不找个容器把他装起来,吾这样可是耗费功力的。”雨打萍用空闲的一只手,指着素还真差使道。

  “可是好友啊,除了你,吾这里可没有什么容器能困的住森狱神思的呀。”

  “哦,那就把它放了好了,反正现在放和之后功力用尽再放都差不多少。”说着,雨打萍就将手中的青丝编笼减弱了几分,神思似乎就要破笼而出。

  “唉呀,好友别急嘛,素某只是现在暂时没有而已,很快就会得来让好友你得以解放的。这段时间,还请好友你不要放走神思啊。”

  “好说了,不过吾最多只能坚持五日,过了五日吾便不管了。”雨打萍说话间将手中的青丝编笼随意抛了抛,引得神思被电的一阵哀嚎。

  “够了,素某必会寻得容器的。”

  翠环茵茵,碧波悠悠,钟灵娟秀的琉璃仙镜之中,雨打萍正闭目盘坐在玉波池旁,手中青丝编笼带有莹莹华光散射,让其中的神思频频挣脱无果。眼见武力破笼无望,神思转而起了用幻术蛊惑寻得出路的主意。

  只见神思的声音飘渺幽深传来,便让雨打萍恍若陷入一处幽冥秘境。莫名烟雾萦绕四周,给神思的声音更增加了蛊惑,“来呀,来呀,只要放我走,我便能让你见到你最思念的那个人,让你回到你最怀念的时光去。你快放我走啊。”

  “最思念的人……”雨打萍重复着神思的话语,只片刻失神,便恢复了清明。

  “哈,吾最重要的人一直都与吾同在,哪里需要你的劳力?至于最怀念的时光,吾雨打萍从来都不是沉溺于过去的懦弱之辈。”随着雨打萍的话落,神思所铸之幻境顿时破碎,周围又回到了琉璃仙镜的鸟语花香。

  “啊,观你本领不凡,怎么就在素还真的手底下听凭差遣。吾看那素还真分明只是将你当作一个好用的工具而已,哪里只得你为他如此的劳心劳力。”见雨打萍不为幻境所惑的神思在青丝编笼中慢慢晃动,依旧没有放弃蛊惑雨打萍。

  一边送茶而来的医天子听到这话,立时带有怒气说道:“你又在打什么主意,之前附在小山身上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呢,居然还敢在这里搬弄是非!”

  雨打萍接过医天子手中清茶,笑道:“既然知道是挑拨离间,又何必动这么大的怒呢。”

  “哼,吾只是对它利用小山这件事情气不过。吾若是能够早点怀疑小山的预知能力有问题,说不定小山就能早点恢复。哪里会被它利用了这般久。小山可是现在都还在休养呢!”医天子只是提起山龙隐秀被夺舍一事,便面带怒色。

  “预言能力?”雨打萍倒是对医天子提到的一事起了兴趣,便发问道。

  “是啊,小山突然间就能知天下未来事,吾当时居然还没觉得一点异样。”医天子在一边絮叨着自己之前的大意,而雨打萍则是将思绪飘远。

  能知天下未来事?听起来,这倒是和鷇音子和三余无梦生手上的天机谶有几分……啊,原来是这样啊。

  “你之神魂气息,吾有印象,只是之前未曾记起究竟是从哪里感受过,现在终于想起来了。之前在鷇音子身边,吾曾经见过一份天机谶,与你之气息十分相同。”雨打萍说话间,手中的青丝编笼缩小了几分,“大约之前鷇音子的天火焚身中,就有你的手笔在其中作祟。哈,且不说你算计吾之朋友这回事,单从那几道天雷劈中的人是吾来说,吾便十分乐意出这份苦力来做困囚你的人。”

  在狭小的青丝编笼之中,神思不可避免的会碰到青丝,略微触及间,被天雷之力电得周身麻痹,似乎连话都说不出了,只能发出惨烈嘶嚎。

  雨打萍只想给神思一个教训,见神思哀嚎地如此痛苦,心一软便将青丝编笼松了几分说道:“再多舌,下回便没这么轻易松开了。”

  神思果然在笼中蜷缩不语,而雨打萍也是闭目盘坐,以便能让功体运转维持的更久一些。

  不知是过了多少时日,素还真终于带着能够封印神思的神龛回到了琉璃仙镜,无论再有多少不愿,再有多少挣扎,神思终究被封印在神龛之中,雨打萍也总算是从漫长的消耗功力之中解放出来。

  “哈,这下恶人自有恶人来折磨。”连续日夜不断地运功维持青丝编笼,让雨打萍多少有一点疲惫,不过此刻却依旧还有精力调笑素还真,“看来神思要惨咯。”

  “好友你这是在说吾是恶人吗,这样的说法真是太有伤你吾之间的感情咯。”

  “你吾之间清清白白,哪里有什么……”话未尽,雨打萍便困顿非常,数日夜来的疲惫立时袭来,便让他一头向前栽去。素还真连忙将雨打萍抱在怀中,免得雨打萍摔倒于地。

  “哈,还说没感情,这都主动投怀送抱了。”

  雨打萍只是在素还真的怀中沉沉睡去,弥补这数日的不眠不休,运功的疲累,再不做反驳。

  玉波池水随风微皱,漾起一片涟漪,有数多白莲争芳,端的是一片妙域。只见湖心之上有一叶扁舟,摇摆不定,定睛一看,却见那漂泊的小舟上竟正是日前疲累睡去的雨打萍。清风拂面,柔卷荷韵,吹醒了已消困顿的少年。

  雨打萍自小舟上坐起,看到自己被放置在湖心小舟上,便立时明白了:“哈,算你素还真还记得,活水钟灵之处对吾功体有益。”

  理了理衣衫,雨打萍便足运轻功,踏水御风,衣袂翻飞舞动之间,飘然落在岸边,随后扬声道:“素老奸,吾醒了!”

  却见此时素还真正与一名尖脸黄衣,一派贵气的青年交谈,听到雨打萍的声音,便回头说道:“诶呀,好友啊,你醒来的可真是时候。”

  “唔,抱歉,吾未曾看到你有客人在此。外人面前落你的面子真是过意不去啊。”雨打萍用手摸了摸鼻子,掩饰尴尬。为转移话题,雨打萍看向黄衣人说道:“吾乃只救不杀雨打萍,幸会了。”

  “森狱国相千玉屑,幸会。”千玉屑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,打量着雨打萍,“观阁下的模样,似乎还是少年,竟然就有了只救不杀的名号。看来苦境真是人才辈出,青出于蓝啊。”

  “吾已有千载岁数,只是外貌停滞而已。”雨打萍对于别人将自己看作少年之事已然习惯,也只是看在千玉屑是素还真的客人的份上才多做解释。

  “哦,看来苦境的确是有不少的奇人异士。”千玉屑感叹道,“如此一来,便是只为了森狱的百姓考量,也必须要让两境和平共处啊。”

  “看来国相确实真心为森狱之人设想,而非是王权之下的应声虫而已。”

  “吾个人如何,并不是我们该讨论的地方,如何让苦境与森狱回归平静,才该是我们探讨的话题。想来素贤人已有对策了?”

  “第一,黑月必须回归森狱;第二森狱与苦境停战;第三,照世明灯之事。森狱黑后擒捉照世明灯的理由,吾也必须知晓。”素还真果然不愧贤人称号,几句话落,便将当前局势解明。

  一边的雨打萍听素还真这一番话,才明白苦境灾劫又起。因之前先滞留时间城,而后又直赴琉璃仙镜,雨打萍竟不知何时苦境又陷入战火了。还真是一波难平,一波又起,看来素还真又要忙的脚不沾地咯。

  “黑后原乃苦境天羌族人,因道羌之间的冲突而对道门有所针对。她拿捉照世明灯,只要是得知道门原无乡银骠玄解的材质与弱点,只是提供讯息,相信照世明灯平安无事。而黑月回归森狱之法,吾目前还毫无头绪,但第二与第三,却是可以一并处理。只是,你必须有所选择。”千玉屑倒是不见又保留地回答了。

  “哦?是何方法,作何选择?”

  “现在森狱大权掌于黑后手中,只要能说服黑后,停战指日可待,就出照世明灯亦非难事。而要完成此二事,却是必须以你手上神龛做交易。”

  “真好的建议,但素某必须再详细思考。这样吧,吾明日自会亲自一会黑后。”

  见与素还真已然谈完,千玉屑却是将话头转向了一边的雨打萍,说道:“听阁下说自己有只救不杀的名号,能有如此名号,难道阁下是能妙手回春的医师?”

  “嗯?”两只狐狸的对话让消息不足的雨打萍如赘云里雾里,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号,略有讶异,“吾确实是医师,怎样了么?”

  “啊,那真是太好了,吾有一名小童生了异症,一夕之间全身变作绿色。吾不才,对此症状无法解决,便想着或许请阁下诊治一番。”千玉屑说的恳切,让人不好拒绝。

  “吾暂时还有事……”想到去寻盲虬的事已经拖延好久了,雨打萍心有犹豫,但一想到有病患在外,不好耽误,便叹口气说道:“好吧,吾去看你的小童便是。”

  说完,雨打萍便转而对素还真说道:“兄长和山龙隐秀那边……”

  “好友不必担心,劣者会代为传达的。”素还真眨眼道,“而且劣者已经提醒过医天子,好友你总是会在路上应为各种原因耽误行程。所以医天子决定他先和山龙隐秀去见盲虬,而好友你,只要慢悠悠,慢悠悠,一路行医救人地赶去观天碧就好了。”

  “哈,吾之习性已然被你们摸透了。”雨打萍讪笑道,“如此,吾便没什么好担心得了,那便之后江湖有缘再见咯。”

  看着雨打萍随千玉屑离开的背影,素还真若有所思:“嗯,原本千玉屑来只是为了借黑后之手夺回神龛,却在见到好友之后便如此主动地将好友拐走,究竟是为何?唔,观他对好友似乎并没有恶意,而好友的本事绝对足以自保。吾还是先专注于解决苦境与森狱的纷争吧。”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沙龙国际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
  1. 目录
  2. 书评
loading

浮沉雨打萍

最新 全部 0
我要评论
 
loading